单簧罐头

YEAH PANDA!

实习日记

2015.7.14

今天是实习第一天。

和小伙伴早早到达某院,被某老师带走开完会后八人众就像白菜一样被挑走了。我的头儿是名书记员,为人非常给力,没给我安排什么活,但是办公室非常乱,硬着头皮想稍微收拾一下,结果被委婉地拒绝了。

今日重庆大雨,穿脏了因为不允许穿拖鞋而特地新买的凉鞋,回到宿舍换上猪拖的那一刹那简直了,明天还是穿运动鞋吧。

中午在员工B食堂吃午饭。从外面看简直嫌弃得不要不要的,但味道还行,两荤两素,重点是肉很多,嗯,这就足够了。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某院西政实习生三十多个,西南大学二十多个,而我们,只有八个。无论是学生,还是某院的职员,问得最多的就是是不是西政来的,淡淡的忧桑。据西南大学的实习生说,他们本月十五号实习就结束了,估计早就开始实习了,学校给他们租了靠近某院的房子,我们果然娘不亲爹不爱,学院不是穷就是抠,估计两者兼有之吧呵呵。

某院内部的构造就像迷宫一样,让我静静。

第一天大概就酱,希望实习顺利。


2015.7.15

今天是实习第二天。

比之昨天晚了很久到达单位,时间刚好,以后就决定六点五十起床了。天不热,有凉风,少太阳,是最好的天气,希望以后也能这么凉快,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地铁里还是一如既往地密集和拥挤。明明是一个罐头的体型,却只给我一条咸鱼的空间,浓浓的忧桑。

今天电梯里有一个懒得看脸的叔叔问我和小伙伴是不是来实习的,然后第二个问题不出所料果然是问是不是西政来的,说是重大的之后问我们重大居然还有法学院啊,情商还真是感人啊呵呵。

中午的午饭肉还是一如既往的多,吃晚饭后和小伙伴一起溜达时顺便溜进员工A食堂考察了一下,并没有好太多,姑且甩个白眼算了。

头儿人还是很好,如果能装个360wifi就更好了。今天乘他不在,干掉了一袋张君雅小妹妹,串烧味儿的。

这两天可能因为早起和挤地铁的缘故,午觉质量高得出奇,相应的,口水淌得也挺欢实,真是既感动又忧桑。

对了,某院附近早上和中午都会放一遍广播体操,吵的同时别有一番风味。


2015.7.16

今天是实习第三天。

连续四天早起了,有点扛不住,困。今早按掉闹钟后已经开始萌生要不再睡五分钟的歪念,完蛋了。连续几天挤地铁两边胳膊都有点酸,看来平时还是比较注重均衡发力的。

去的路上地铁尤其丧心病狂,挤得想哭。不断有刺鼻的香水lady、赤膊大汉、形容举止猥琐的叔叔挤在身边,但是根本挪不开脚,只能扭曲地东倒西歪地站着。对了,最开始挤公交的时候不小心踩了一位穿凉鞋的lady的脚,应该挺疼的。在两路口转三号线等了三趟地铁才挤上车,路上的泪再也不想谈了。

到单位后头儿还没来,瘫在沙发上吃了包注心小饼干压了压惊,恢复了不少。今天过了把盖章的瘾,分别是骑缝章和本件与原件核对无异章,被我盖得丑丑哒。因为一类多张的调解书要另盖一个章所以头儿抽走了最后的单张,导致装订的时候骑缝崩了,仁慈的头儿估计要加会儿小班了诶嘿。

西南大学的娃儿们实习到今天结束。一妹子托我帮她和头儿合影,因为生手机不顺手拍的效果个人不是很满意,啧,妹子别嫌弃诶嘿。

回去的路上依旧挺挤,不过比起早上好了太多。在三号线的途中每次都能看到一艘蓝色的小船停在江中央,奉图一张。



今天一天就像作为一个黑人奴隶被人口贩子扔进拥挤不堪的破船偷渡到南美洲免费干活,因为运气好遇到了良心财主被早早地放了回来,觉得有点治愈。

对了,今天终于连上wifi了,之前一直没连上的原因是密码不对,头儿说好的给力呢。

PS.心理测量者的剧场版有了,明早九点可以看秦氏小五的第九集,开心


2015.7.17

今天是本周最后一天上班,而且下午早早就下了班。

晚上和小伙伴吃了个手卷和一份甜品,味道很赞。

然!后!就!去!看!了!大!圣!归!来!

太!棒!了!

很少去电影院看电影,自从《大圣归来》10号上映后,微博上都是清一色的好评,情景难得于是心痒痒地想去看。

“齐天大圣”是最酷的名号,无论经过多久都不可超越。

3D效果下的猴哥,长长的红色披风随性而扫,好像能烫到眼睛。炽热火红的零碎砾石飞裹在身,转瞬结成无双战袍。耳边金光乍现,金箍一棒徐徐伸展,耀光逼人。灵瞳突变,赤色聚拢生一双火眼金睛。

大圣真是太帅了!

燃与热血我永远都不会厌烦。

无论是笑点和泪点,电影都不吝啬。第二部一定会去看的!

今天因为看了《大圣归来》,其他所有的情绪都暗淡了哈哈哈,开心。

奉票一张,朱妹抢镜~




2015.7.20

今天是实习第五天,距离下一次不用挤地铁还有四天。

周末偷了两天懒没有写日记,现在仅剩的印象就只有吃过的东西了晕。这次肯德基和麦当劳双双给力,新推出的冰激凌我都挺喜欢,尤其是麦当劳的布丁圆筒和朱古力新地~然后是一家叫做诺百斯牛奶伴侣的小店,里面的鲜蜜桃西瓜汁入口蜜桃、咽下西瓜,路上抓一杯还不错。再然后是凯德负一层的小丸子店,它家的手卷不错。目前只吃了蟹籽和鳗鱼的,味道都很喜欢。最后铛铛铛铛,也是在凯德负一层的一家叫做帕瓦、啊不是帕帕罗蒂的面包店,它家的咖啡面包淋上巧克力酱我觉得超赞,还可以淋焦糖的,奉图一张



今天好热。在沙坪坝站等地铁的时候人就已经很多了,穿制服的一位女士看我脚伸不进线内,温柔又有力地推了我一把,成功地挤进去了。在一号线全程像一头被隔离但又想出去所以只能不停扒拉玻璃门的猪。好不容易到了三号线两路口站,看着前面的长龙感叹要是能来一辆空地铁就好了,结果真来了一辆空的,这让保守估计要等五六趟才能挤上去的我只等了三趟就进去了。忘了在郑家院子前面的哪一站,乘客都凶残得像群吸了毒品的螳螂一样蜂拥向外,我一体型颇大的猪就被逆天地撞掉了眼睛加被搡出了门,还好有个人扶了一把。当时生无可恋就没出息地哭了,哈哈哈哈现在想来怂爆了。

某院的实习工作还是稍显繁忙,但环境惬意。头儿人好我下午还玩了挺久的爪机。下午回来又顺路买了个布丁圆筒,在地铁上利索地解决了。回学校的路上崴了一脚,在公交车上落座的时候额头吧唧撞上了前面的栏杆,晚上去澡堂洗澡结果周一关门......

今天好像真挺倒霉的,希望以后好些~


2015.7.24

忘了几天没写日记,已经快变成周记了。

又到了周五,明后天可以睡个懒觉,鸡冻。

这个星期地铁挤得越发驾轻就熟。

站一个小时地铁加上连赶四个神奇计时的红绿灯,走在一直是一个长长长长坡的紫薇路上是最心累的时候。这两天早饭都改在某院食堂吃了,每天喝一碗用豁口碗盛的豆浆是标配。

近几天风挺大。刚出宿舍楼的时候、在紫薇路等绿灯的时候,有风吹的话风力是max级别的,在中门附近等公交的时候可能因为附近都是高楼的缘故风是最弱的,但是不管风大风小然并卵,依旧一身的汗。我严重郁闷为什么我的排汗方式跟糙汉一样,别的小姑娘、大姑娘、大妈大婶为啥都不咋出汗呢?为什么啊???

昨天早上刷牙的时候,看见两只毛色不同的鸟停在阳台外面的树枝上,树枝上结了不少红球球,它俩啄得挺欢,我看得也挺欢,场景甚是赏心悦目。奉图一张,当然鸟早就飞走了。



今天回来时快走到楼下的时候看见了一贯在楼下摆摊的维修大叔。前段时间没注意以为早就回去过暑假了,大叔真是业界良心啊。晴天扇小扇,雨天树大伞,如果有把摇摇椅应该会更惬意。

前前天的半夜雷雨大作,闪电霹雳,寝室的玻璃门被震得喀喇作响,一晚都没睡好。第二天出门的时候看见楼前一颗挺大的老树被劈倒在石梯上,断面参差不齐,与其说是被劈倒的,更像是被炸得倒下了。今天回想起来的时候,老树早就被收拾干净了。

下午收到通知窝点的原使用人要回来了,头儿和我都要搬到隔壁去,东西异常多,下周一搬。然而离wifi源更近了,手动坏笑。

每周五晚上都会心痒痒地想搓一顿,今天除了晚饭还附加了一个小蛋糕。除了上面的草莓不好外,其他的味道还不错,奉图一张



又想吃上周的咖啡面包了。

阳台外面的大楼算是修好了吧,希望永远有风吹。




评论
热度 ( 1 )

© 单簧罐头 | Powered by LOFTER